当前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 《知行》团刊
纷扰中的法律逻辑
[发布日期: 2016-12-13 ] [字号: ]

 

20167月中旬,有幸前往华东政法大学参加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组织的厦门法官司法能力提升专题研讨班(民商事审判业务)。每天徜徉于华政美丽的校园,聆听博导级教授的讲课,品味圣约翰大学所传承的理念和文脉,让身心得以从繁忙的办案中抽离出来获得富有营养的短暂休整。

一天,行走在校园梧桐树下,阳光透过斑驳的梧桐叶射向路面,林荫道上布满跳动的音符,让我这个路人如同沉浸于音乐的海洋。如此美妙的时刻,却被手机叮咚一声打破,推送新闻显示海牙国际仲裁法庭对南海仲裁案做出“最终裁决”,判菲律宾“胜诉”,并否定“九段线”。学法律的本能意识跳向这是个国际法问题,疑问顿时产生:海牙国际仲裁庭作出的裁决有何国际法上的意义?为什么在裁决作出前我们国家鲜有新闻报道?国际法专家对这问题如何解释?我们国家将对该裁决如何应对?正在思考之中,朋友圈已经刷屏,许多人已经开始讨论是否需要开战,更有甚者已上传运输武器的视频,在一片誓死捍卫主权的声浪中,却鲜有人从专业角度思考国际法问题。不免联想到近期网络热点中无不一个套路,雷洋案、宝万之争,其本质都是法律问题,但一到网络传播,舆论一片哗然,微信朋友圈频频刷屏,无数人将自己化身为正义之神,以情怀为背书尽情享受匡扶正义和舍我其谁的豪情和畅快,而对当事者的具体利益视乎并没有多大关心。

作为社会人,情怀是促使我们思考所作所为意义的航灯,平静的血液需要温热的情怀,但情怀绝不是一切行动的背书,过于泛滥的情怀极容易转化为自以为是的浮躁,这种浮躁情绪容易浸入个人日常生活之中。案件审理过程中,我们常常遇到一个案件才刚刚立案,举报的电话就已经到了;案件办快了,被告说法官怎么对原告的事这么上心呢,案件办慢了,原告说法官怎么对案件这么不上心,难道收了被告好处。泛滥的浮躁情绪常常让法官无所适从,甚至可能影响法官对法律的判断和裁判结果。

这次上课中老师讲到这么个案例:甲通过银行转账给乙15万元,甲乙是生意伙伴关系,甲以民间借贷纠纷对乙提起诉讼,乙则抗辩此系甲赠予的款项。就是这么一个看似简单的案件,在先后经过基层法院、中院及高院三级法院法官之手,判决结果更是一审驳回甲的诉讼请求,二审支持甲的诉讼请求,再审驳回甲的诉讼请求,且最后还经过审委会讨论,其中乙在案件审理过程中还进行过闹访。而对于类似案件的审判观点,在《民事审判指导与参考》(总第63辑)中,最高法院民一庭的观点则认为:“对于原告仅依据付款凭证,向人民法院提起民间借贷诉讼,被告否认存在借贷关系并抗辩主张以其他法律关系的,被告应就其抗辩主张承担举证责任。”就这样一个案件,从最高院到基层法院,在进行法律三段论推理过程中,出现了完全不一样的理解。对于这个案件裁判结果本身,我不想过多评论,我只是疑问,为什么这样一件看似平常的案件中,在上海这个聚集高素质法官队伍的地方也会出现如此反复的审判结果?为什么四级法院对于类似问题会有如此不一致的理解?我不知道如果没有出现乙的闹访,承办法官们会如何遵循自己的内心进行裁判。或许所谓的闹访影响只是我的揣测,我甚至希望我的揣测不是事实,因为这个案件在理论上确实存在“举证责任分配法理”和“证明标准理论”这些传统民法理论问题,而且这些理论问题在指导法律实践中也确有争议。

面对总是清不完的案件,面对怎么判都不满意的一方当事人,时常困扰着我们法官。跳开具体案件本身,我终觉得法官应该有的方法是抛开纷扰社会情绪,不要被社会情绪带着试图发现客观真实,以客观真实禁锢自己所判案件的正当性。要知道客观真实在时空轮回间已成为历史,无法重现,法官所能做的就是运用法律逻辑分析这一跨越法条进入法律真实的桥梁,努力去发现法律真实,并让法律真实离客观真实近一点,再近一点,这才是法官的职责所在。如若过多夹杂社会情绪因素,裁判必将远离法律逻辑,而离开法律逻辑的裁判,必将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经不起时间检验,也将失去正当性。

寻求法律真实的过程往往都是孤独的,你面对的是虚假陈述、扑朔迷离的证据以及沉默的法律条文,在这条孤独的道路上,需要情怀来点燃温热的血液,更需要有踏实的脚步迈向前行的道路。无论走多远,只要还是法律人,法律逻辑永远是我们得以安身立命之本。

 

                                                                               灌口法庭 钟乾华

收藏本页】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主办:厦门市集美区人民法院 维护:厦门市集美区政务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