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 《知行》团刊
尤三姐——红楼梦中市民阶级女性的爱情观
[发布日期: 2018-09-20 ] [字号: ]
  

尤三姐——红楼梦中市民阶级女性的爱情观

红楼梦无疑是以四大家族的上层官僚、贵族生活为主,但笔触并非只限于该阶级。相反,红楼梦中同样相当精细和生动地塑造了不少市民阶级的人物,虽然因为均是配角,不常为红楼梦研究界学者所注意。其实无论是市民中的男子,还是市民中的女儿,都不乏可圈可点之处。例如红楼梦的前四十回里,林之孝家的女儿林小红就是一位市民阶级出身的女儿家,她不仅聪明伶俐过人,而且早在贾府极盛时期便清醒地预言了贾府“千里搭长棚,没有个不散的宴席”的未来。这样远见,不唯和其他的丫鬟们相比,就是贾政、贾珍那般自诩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冠带男子也及不过她。当然,要说市民阶级的女性形象,我认为仍要数尤三姐刻画得最鲜明,其精神也最丰富和深刻。如果说小红的过人之处在于自我和清醒,尤三姐的过人之处则在于彻底的清醒以及其后彻底的决绝。尤三姐、尤二姐和宁国府诰命夫人尤氏并非同母,她们的母亲和尤氏的父亲双方都是原先已有子女的再婚夫妻。在理学大盛的明清时期,一个已有有多个子女的女性,丧偶后却仍顺利嫁给了家境殷实(否则尤氏娘家不会能和宁国府结亲)的后夫,可见不是出自礼教森严的仕宦或者宗族势力强大的土豪乡绅,几乎只可能是富裕市民家庭了。因为当时的大中城市已有稀疏的资本主义萌芽,宗族势力变弱,市民妇女再嫁往往稀松平常,少被礼教束缚。至于尤二姐、尤三姐和宁国侯贾珍及其子贾蓉的关系,《红楼梦》原文中虽然说得十分隐晦,但“失节”是能确定的。似乎尤二姐出嫁后吞金自尽、尤三姐未嫁成自刎而死足以被理学家拿来当作“淫妇改过守份也只有死路一条”的反面例子。但以当时官场的黑暗腐败、贾珍父子的遮天权势,想要霸占民女实在是容易得很。哪家姑娘被盯上了都是求告无门。即便尤氏姐妹当场就以死明志又怎样呢?按当时的道德标准,不过是受害人自己的“耻辱”和死罪罢了,加害者何尝会付出一丝一毫的代价。

心气很高的尤三姐绝不甘心永陷泥淖,更不甘心枉死而成为礼教的牺牲品。她坚持着自尊,一心想要跳出火坑,所以才勇敢地放出手眼将妄图将她的人生彻底葬送的贾珍、贾琏狠狠戏耍痛骂一番,还用巧计折腾得两只豺狼白花了许多昧心钱,将恶少们的“牛黄狗宝都掏出来”作践准折,至今读起来都是大快人心。对于前途,已被缠足的尤三姐甚至没有独自走出家门的能力,却依然坚定地渴望着那个年代对她而言触不可及的自由。尤二姐顺从地嫁给了“高富帅”贾琏,以为自己能够有个好“归宿”,当时还没有玩腻尤二姐的贾琏也以为包办一门好亲就算对尤三姐的恩赐。可是尤三姐却回绝道:“我有姐妹十个,也嫁你(贾琏)兄弟十个不成?除了你家,天下再没有好男子了不成?”不仅如此,还进一步提出了婚姻自主的要求:“要拣一个我素日可信如意的人,方跟他去,若凭你们选择,虽是富比石崇,才过子健,貌比潘安的,我心里过不去,也白过了一世。”尤三姐勇于追求恋爱自由,婚姻自主的意识,与亲姐尤二姐相差不可以道里计,林黛玉、薛宝钗等贵族官僚家庭的上层淑女因为受到的封建礼教束缚过多,也没有这份豁得出去的闯劲。

古往今来,许多读者为尤三姐被柳湘莲误会为“失节淫妇”,不得不以柳湘莲原先给定以后又索回的定礼鸳鸯剑自杀的“阴差阳错”而无限惋惜。也有许多现当代读者反复考据尤三姐到底是不是和贾珍父子有过性关系(古代失节的标准较宽泛,被陌生男子拉手也是失节),有则不必同情,死了活该;无,才应该惋惜。可见大清亡了一百多年,道学先生还是没绝种。其实尤三姐临走前已经当着众位读者和柳湘莲的面说的很清楚了:“妾痴情待君五年,不料郎君果冷心冷意,妾以死报此痴情。”——这冷心冷意的人,不值得她爱。柳湘莲当初答应贾琏娶尤三姐,只因他“娶妻一定要娶绝色”——只看外表,比贾琏那皮肤滥淫之徒好不到哪里去。可贾琏在性道德方面还比柳湘莲强一些:不双标。贾琏自己浪荡,就不在意尤二姐“失节”,反而说人谁无过,过而能改就好,还有点胸襟。柳湘莲自己平日里眠花卧柳毫无愧色,倒有脸嫌弃尤三姐“不干净”,一副片面贞洁观的恶臭。因为男女不平等的封建制度,古代爱情悲剧通常是痴心女子负心汉。弃妇百态之中,“今生已过也,再结来生缘”的乞求者有之,“我死之后必为厉鬼,使君妻妾终日不安”地报复者有之,“非我负郎君郎君自负妾耳”的以死揭露男性的负心者有之。但无论是爱是恨,姿态是高是低,共同特点都是死也放不下那不值得付出的痴情,死也放不下那个不值得爱的男人。只有尤三姐,横剑自刎不是为了向未来夫主证明自己是“刚烈的贤妻”,而是以一死报自己不值得付出的痴情,“与君两无干涉”。柳湘莲,彻底成了一个局外人。

我的爱,与你无关。这是尤三姐彻底的觉悟。彻底的决绝。虽然以生命做代价,却比古往今来千千万万至死不悟的弃妇们清醒得多。

收藏本页】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主办:厦门市集美区人民法院 维护:厦门市集美区政务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