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 《知行》团刊
诗书游西安
[发布日期: 2019-02-27 ] [字号: ]
 诗书游西安

秦中自古帝王州,十三朝古都,历史厚重得提笔难书。而那些久经烽火、频遭战乱的遗址遗迹,涉历过千载岁月的悠悠长河,散落在西安城内外,纵使是残垣断壁亦纷繁缭乱得令人目不暇接。唯有漫卷诗书,凭栏遐思,方能一日看尽长安花。

强秦

“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挥剑决浮云,诸侯尽西来。”寥寥四句,却有如千万秦腔嘶吼般振聋发聩,“六王毕,四海一”的大一统盛况跃然纸上。但当年“蜀山兀,阿房出”的阿旁宫,那“覆压三百余里,隔离天日”的巍峨宫殿,那“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的亭台楼阁,在楚人一炬后,仅余可怜焦土。

如今只有青山封土丘、秦砖陶兵俑在西安以东30公里外的骊山北麓下,初浮冰山一角,却震惊了整个世界。“下彻三泉,中成观游,上成山林”的秦始皇陵,料想在有生之年已无缘一见,唯有从《史记》“机相灌输,上具天文,下具地理”的字句中去一窥祖龙他天地皆囊括,用明珠嵌作日月星辰,以水银灌为江河百川的神秘地宫。“事死如事生”,陪葬坑中神态各异、栩栩如生的兵马俑虽已剥落了斑斓彩漆,可它们依旧气吞山河、威严不减,千年如一日地守卫着偌大的帝陵,守护着“可至万世而为君”的梦想。

大汉

丝绸之路起西安,张骞两度出塞,“凿空”西域,原为联合大月氏夹击匈奴的持节出使,不仅为大汉引进了“葡萄美酒夜光杯”,更使西域诸国“因令窥汉,知其广大”,方有其后偕乌孙使者数十人返抵长安,往来互通,“北绝大漠,西逾葱岭,东越朝鲜,南至大海”的广袤疆土就此开拓。从此,“汉”不再只是一朝国号,更是一个民族的代称与威名远播。

五陵原上,纵然“茂陵烟雨埋冠剑,石马无声蔓草寒”,可那“马踏匈奴”、“卧马”、“跃马”等写意石雕,无不承载着汉武帝“天马徕,从西极,涉流沙,九夷服”的宏图野望。形如覆斗的武帝陵寝旁,陪葬墓群星罗棋布,可谓“名将佳人左右扶”,被誉为帝国双璧的卫霍就长眠于茂陵东侧,“为冢象祁连山与庐山”永远彰显着二人抗击匈奴、封狼居胥的彪炳功绩。在发出“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时代强音后,未央宫中、上林苑内,自是可以“桂殿嶔岑对玉楼,椒房窈窕连金屋”,歌舞升平,盛世长安。

盛唐

“一朝得谒大明宫,欢呼拜舞自论功”,西安城北龙首原上的大明宫,这是一座当时天下经纶之士皆向往的皇城,是唐帝国的象征与政治中心,“宫阙郁嵯峨,楼台艳绮罗”只是流于表面的肤浅赞叹,“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的来朝盛况才堪拟盛唐雄风的气象万千。“丹凤门开白日明”,仿佛走过“天子五道门”的丹凤门,遗留下的夯土墩台上复现了飞檐斗拱鸱吻相抱的木构楼台,“宴饮东、西突厥”,“金鸡释囚”的盛典故事又幕幕重演。“千官望长安,万国朝含元”,似由龙尾道直取含元殿,左翔鸾、右栖凤,双檐庑殿、三重深阙上,远眺终南山,俯瞰长安街,江山社稷尽掌。

大明宫墙外,亦是“小邑犹藏万家室”的世锦繁华。“五陵年少金市东……笑入胡姬酒肆中”,如置身于“四方珍奇,皆所积集”的东市与“衣烛饼药,无所不贩”的西市,那里商贾云集,邸店林立,货品琳琅,往来熙攘。再幻梦着一路行至城南,芙蓉园的曲江遗风便悉数洗尽前番的市井气息,“沽酒自作太白醉,凭栏独向曲江斟”,闻诗而醉,一效张狂,昔日曲江流饮、杏园关宴、雁塔题名、乐游登高的种种场景在识海深处渐次回放。“功过是非留予后人评说”的无字碑上铭刻着一代女皇的豁达开阔,“温泉水滑洗凝脂”的华清池里演绎着帝妃之恋的肆恣率性,不必再猜想,唐都长安的雍容气度是从何而来。

 

纸页翻卷,时空交错,于是我跋涉过万水千山,穿越过历史洪荒,终一睹往日长安的辉煌。哪怕时间荒芜了盛世,但诗书犹在,便不曾黯淡千古颜色,可任思绪信马由缰畅游西安。

“长相思,在长安”。

                                        

收藏本页】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主办:厦门市集美区人民法院 维护:厦门市集美区政务信息中心